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小编推荐 > 正文

穷游网,喷嚏网,蓝色大海的传说

admin 0

这可能是年前的最后一次推文了,因为在你们看文章的时候我人已经在东刘昌政北啦哈哈!在开这周选题会的时候老板说“这是最后一期了,收关之作选的人你要慎重一点” 犹豫了一下,选择了大同大张。

大张可以说是为艺术而死,吊颈自杀了在家里。他给人的第一感觉有点像艺术界的玛丽莲曼森,生平所做的那些东西让人后脊梁发冷,人看起来也透着股子阴森。一部分媒体和批评家喜欢把他评为“存在精神问题”,不过我觉得他清醒的很,甚至比所谓的常人更具底线,可能只是不够PC吧。

我老板觉得很难李韬放说他是一个艺术家还是艺术爱好者,依我看似乎都不是,艺术之于他更像是以一种宗教信仰的方式存在着,所以我说,他是一个以死相博的艺术殉道者。





人们都说大同大张唯一看起来比较像艺术家的地方就是他那一头长发了,他那件绿军装上衣几乎穿了一辈子,也从来不洗,坏了就换一件一模一样的。不能说他一辈子都是这一个打扮,至少在15岁参军入伍之后就都是这样的。

他是那种放在人群中看起来极为扎眼的人庆阳张万福,1米9的身高让他获得了“大张”的江湖称号,加上生在山西大同,索性直接改名叫“大同大张”

(大同大张—原名张盛泉)


1970年大张应征入伍,在云南中缅交境的深山中待了4年。没人知道他在参军生涯中亲历了怎么样的艰苦,只知道他复员回来就得了一身的关节风湿病,再也不能喝白水,那一身像极了军装的衣服也再没能脱下来,彼时大同大张刚满19岁。

大张刚复员的时候做着银行预算的工作,那是一块众人眼中的肥差。与此同时他开始自学声乐、绘画,研究艺术史和哲学,大张是一个极其聪明诛仙3荒火余烬的人,假设历史的轴承稍微偏离一点点可能他就去搞音乐了,不过我想有极大可能他还会是是一个艺术殉道者。




「人生最后一次行为艺术—自杀」


工作不久tolomatic后大张就辞去了银行的工作,开始全身心的钻研艺术,鲛人直播唱歌的日子有时候也写写诗歌。他第一件严格意义上的艺术作品是一幅用黑色鞋油画出的,叫做《火葬场》,可能从此就预示了他一生的作品基调。

这件作品在大同的油画联展上展出,这场展览也让大张结识了几个朋友。几个人一拍即合成立了当时山西唯一一个艺术小组,起名叫做「WR小组」,在当时WR小组是人们口中的“文艺盲流”,同时小组的成立也成为了大张行为艺术的开端。

死亡和自杀在80年代就已经是WR小组的日常话题了,大张整个人的言行举止就更像那个年代的反社会份子。他说“真正的行为艺术就是无条件的摧毁自己,包括自己的身心和肉体”,最终大张选择了用自己的生命作为“贡品”,在他20几岁的时候就做出了决定:

要以自杀作为人生中最后一次行为艺术,并把时间定在他45岁的时候。


(1988年WR小组,大同大张左一)


「《吊丧》」


现在有人经常用“不疯魔不成活”来形容大同大张,不成活?他根本就没想活。

他们在大同举办了不少所谓的“露天展览”,不过《吊丧》才是WR小组第一次有影响力的登场,1989年现代艺术大展在北京展出,这是一场被称为“中国现代艺术总结的展览”,其中在展览的官宣中标注了一点:禁止行为艺术进场。

大张觉得这太可笑了!现代艺术被放进了殿堂,任人朝拜,就等于走向了死亡。开幕式刚刚结束大张等3人就披麻戴孝的进入了现场霸爱魔君,禁止行为艺术入场穷游网,喷嚏网,蓝色大海的传说?行为艺术?我们是在为艺术吊丧!

但也几乎是同时就被现场的主办方和公安扣押驱逐,WR小组没能够成功的激起水花,仅仅是被赶出了事,作品中的反抗意识也只被各家报道中“三个白衣人”字样的潦草报道一笔带过。

这成为了大张与北京艺术圈的第一次交集,失败的交集。


(《丧吊》现场)


《吊丧》产出的同一年,大同大张和白糖纪事几个伙伴又来北京举行展览,这次他们给北京的艺术家、批评家都送去了请柬,展览开幕当天却无一人赴约。

虽说碰了一鼻子的灰,不过两次的失败经历显然完全没能打击到他,时隔几个月后WR小组再次在北京举办展览,却在开展的前一天被公安查封。

是因为不够走运吗?我们无从得知。

(WR于展出开幕之前被黄泉乡大冒险公安部门查封)




「《邮寄艺术》」


当时的北京艺术圈让大同大张受尽了冷落,大张也回到了大同,从那以后他渐渐开始有意识的封闭自己,WR小组的群体活动直播之生命法庭也因为他几乎完全停滞。

在这一年,大张开始创办他洪荒之圣帝玄天自己的刊物《邮寄艺术》

他把自己的想法画成草图,把构思变成文字,以复印件的形式邮寄到全国各地艺术家、批评家的手里,这几乎是他和外界交流的唯一方式了。同时公开宣布他的这些想法谁爱做谁做,谁先署名就是谁的作品。

他将自己叫做“艺术的右卫兵”,他认为,艺术家天天都守着自己的一点小想法,像守财奴似的,太可笑了。

(《邮寄艺术》内容)


大张时常觉得自己融不进外面的世界,他的精神层面感到极度孤独,《邮寄艺术》则是他当时极其渴望与人进行精神上交流的奋力挣扎。

随着《邮寄艺术》推出的同时韩云博客,大张选了一个空无一人的煤场,把作品摆在院内,接连举办了一场又一场无人观赏的展览,很多人觉得当时的他极其悲惨,不过据影像资料来看,那时的大同大张显然是快乐的。


(大同煤矿院内:无人观赏艺术展)


「《渡》」


继《邮寄艺术》不断出刊之后大张已经很久没有踏出外界了,《渡》是他人生中唯一一次受邀做作品,也是一件争议极强的作品。

大张连同几个艺术家一起去了拉萨,大张本人属羊,作品内容即背一只羊过河,然后杀掉再超度。在这个时候,在艺术的层面,人和羊平起平坐,杀羊就等于杀他自己!

当大张准备杀羊的时候突然有一个艺术家跳青岛港联捷场站出来阻止,宋冬。

我之前写过宋冬,他是一个受情感滋养而生的机枪教父艺术家,感动是他作品的共通点(回顾:宋冬)。宋冬当时扑在羊身上,极力劝说大张

“如果你下的去手的话,可以先杀我再杀羊,不要手软,我的生命和它的生命是一样的。羊不能说话,不能反抗,不能为自己的生命抗争,但是我能…”

几个艺术家在河边僵持了3个多小时,最后大张把手里的刀抛入河中,大声宣布“作品失败!”

后来人们发现了大张当时凌乱的手记,上面写着:

“现在,我承认放生是对的,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怨气让一只羊去受过呢?所以,我认为,任何做给别人看的东西实在太可笑了。”

(1996年《渡》于西藏拉萨)




「《我看见了死亡》」


后来大张的生活已经处于完全封闭的状态了,他把摄影作品《我看见了死亡》放在最后一期邮寄艺术之中。这时的大同大张几乎已经完全远离了外界,无论是身体和心理的状况都已经很糟糕了,受病痛缠身门牙脱落。

那时正要临近千禧年,艺术家片山发传呼给大张,说自己在临近千禧年之前想在沙漠的黑匣子中闭关七天七夜,邀请大同大张做他的守夜人。两性生活大张拒绝,并说:

“我和人类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1998年《我看见了死亡》)

「自缢于“垃圾宫殿”」


有人把《我看见了死亡》称做大张的最后一件作品,但是在我看来他在千禧年来临时于家中上吊身亡脚心吧才是他的巅峰之作也是临别之作。

其实严格意义上讲这应该是他的第一件行为艺术作品,当初在WR小组刚刚成立的时候他便许诺会死于45岁,在遗书中也写道“我的死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我只不过是在履行承诺而已。”

大张早已“自绝于人民”多年,生活在他所称的“垃圾宫殿”中。在朋友事后整理他的遗物时得知,原本他决定的上吊时间在10月份,时间被提前了,他实在太痛苦了。

为自己挖好了一个大砂坑,交好了一年的水电暖气费,在遗书中叮嘱他的弟弟死后不要火化也不要给自己换衣服,丢到他挖的坑里就好,然后自缢于他的垃圾宫殿。

他死后原WR小组的成员掩面哭泣,去他家中在他上吊的地方重现“吊丧”,不过这次装扮换成了红foxhq布,可能在大张伙伴的眼中大张终于身体追赶上了灵魂,死亡变成了“喜丧”。

(WR成员在大同大张自尽之处吊丧)

的确,不是人人都能理解他的,直至几年前在上海举办的大同大张回顾展上,还是有媒体说他是“无病呻吟”、“哗众取宠”、“负面情绪太过强烈”、“达不到能够滋养人心的艺术初心”。

难怪,在中国传统文化当中死亡一直是一个禁忌话题,中国人对死亡的惶恐和恐惧是天生的,这就是媒体口中“负面情绪”的由来,只不过有一点他们并没完全的搞清楚,大同大张的一生所做的都是在直面痛苦,因为只布什卖热狗有怀疑和批判才能让人有信仰。


是啊,艺术,滋养人心。当代艺术变得越来越精致和赏心悦目,艺术变得越来越温顺,艺术迫不及待的想要进入当代融入当代,滋养人心好像成了当代艺术的大势所趋。

而大同大张认为

“哲学是笼子里抓鸡,艺术是放出来疯狗咬人”

“艺术家必须是永远强大的逆流”。

他都以死相博了啊!力图用尖锐的方式来点醒众人

大张无疑触痛了一些人的神经,他不想进入当代,也注定融不进当代。他终于如愿以偿了,履行了80年罗特克斯有限公司代的承诺,成为了一个纯粹的艺术殉道者。

最终于2000年1月1日上吊身亡于家中